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专稿:搭建更多合作共赢的空中桥梁

2018-01-25

来源:中国民航报

    从2017年春天开始,喜欢吃樱桃的人们足不出户就能吃到新鲜的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樱桃。这些樱桃从塔斯马尼亚的果园采摘到进入中国百姓家中,最快只要48小时。完成樱桃之旅,离不开南航货运将其作为自身跨境物流进口生鲜领域的突破口,更离不开南航开通的广州—墨尔本航线。

    过去10年,特别是2016年中国与澳大利亚大幅扩大航权安排以来,中澳航空市场快速增长,南航已运营了8条至澳大利亚航线,中澳航空市场的中方承运人更是增加到8家。中澳市场不过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国际航空市场的一个缩影。伴随中国年出境游人数突破1亿人次,中国航空公司在加速向外飞,外国航空公司也在使劲发力中国市场。一条条航线承载的人流、物流和信息流,推动了全球的空中互联互通,助力着世界经济向更加开放的未来大步前行。

    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

    2017年,我国出境旅游人数连续第4年突破1亿人次大关,达到1.29亿人次,较2012年增长了4850万人次,过去5年的年均增速达9.17%。得益于此,我国的航空运输企业近年来加速扩张国际市场,飞出去的步伐更大、更稳。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于2015年开通了北京—约翰内斯堡航线,成为亚洲第一家航线网络遍及六大洲的航空公司。而超过100架的宽体机不仅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宽体机机队运营商,也让其在国际市场上屡有斩获,不仅新开北京—明斯克—布达佩斯、北京—苏黎世、上海—巴塞罗那、成都—巴黎、深圳—法兰克福等多条欧洲航线,继续保持中欧航线第一大航空承运人的优势地位,更是在近5年中成长为中美航线的最大航空承运人。

    亚洲第一大航空公司南方航空则凭借自身在大洋洲航线、东南亚航线上的优势,打造出以广州为枢纽,连接欧洲、北美洲与东南亚、大洋洲的“广州之路”。2017年,南航在广州枢纽的中转旅客人数就达到392.8万人次,同比增长15.5%。东方航空则在3年时间内接收完20架波音777-300ER飞机,完成了宽体机队的更新升级,并创下了8天开通4条上海始发欧洲航线的东航速度。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广州白云机场的国际航班量同比分别增长4.7%、5.5%和16.9%,国际枢纽功能进一步增强。不过,因为上述机场的保障资源接近瓶颈,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开始把二线城市作为国际化的突破口。近年来在洲际航线市场上动作最大的航空公司海南航空,过去两年每年新开通的洲际航线条数都超过两位数,其中的大多数航线都是从成都、重庆、西安、长沙等二线城市飞出。过去5年来新开通洲际航线的厦门航空、首都航空、天津航空、祥鹏航空的洲际航线更是几乎全部是从二线城市飞出。

    在国际市场上奋力开拓的还有越来越多的中小航空公司。在过去5年中,运营国际航线的航空公司数量由5年前的17家“扩容”到目前的31家,更有6家航空公司已经或者即将接收其公司机队的第一架宽体客机,准备开通洲际航线。

    外国航空公司同样也在深耕中国市场,汉莎航空、法荷航、达美航空、芬兰航空等早早地将航线开到了中国二线城市,而周边国家的低成本航空更是把目光瞄准了中国新开放的国际航空口岸。数据显示,当下的2017年/ 2018年冬春航季,就有来自59个国家的134家航空公司从135座国外城市开通了前往51座中国城市的航线,每周的航班量达到7544班。

    日渐紧密的中外合作

    共享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航空市场,途径绝不仅仅是开航线,协作同样重要。

    2017年底,全球最大的航空联盟——星空联盟的28家成员航空公司的负责人齐聚北京,他们是来参加由国航承办的星空联盟高层会议的。与2007年国航加入星空联盟时的“跟随者”角色不同,“国航在星空联盟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星空联盟首席执行官吴茂松说,“他们正在走近舞台中央。”

    国航不仅推荐深圳航空和长荣航空成功加入了星空联盟,还逐渐参与制定星盟的各项规则。2017年,吉祥航空成为星空联盟全球第一家优联伙伴成员,其推荐人也是国航。

    中国航空公司的国际化进程不仅体现在入盟这一行动上,更反映在以联盟伙伴关系为基础的深层次合作上。2015年,东航与同属天合联盟的达美航空达成协议,后者以4.5亿美元出资获得东航3.55%的股份,成为东航第一大外部股东。2017年,东航和达美航空又分别出资3.75亿欧元入股法荷航,分别持有法荷航10%的股份,而法荷航同样也是天合联盟的成员。其在加深彼此间关系的同时,也将相关方的业务合作推向前进。从2017年夏季开始,国航与星空联盟成员汉莎航空集团及其子公司奥地利航空、瑞士国际航空的联营合作正式开展,为往返中欧间的旅客提供了更多、更灵活的航班选择以及更优惠的票价和无缝衔接的旅行体验。

    中外航空公司的合作也没有完全囿于航空联盟的范畴。尚未在中国内地寻觅到合适伙伴的三大航空联盟中的寰宇一家同样也在发力这一市场。2015年,寰宇一家发起航空公司澳大利亚航空就与东航开始了联营合作,双方在连接各自境内主要口岸与更远城市的62条国内航线上开展了代码共享合作,并共同推广营销往返于北京和悉尼这两座主要出境口岸的直飞航线。2017年,寰宇一家发起航空公司的美国航空又向南航抛来橄榄枝,以2亿美元出资认购南航拟增发的H股股份,其约占南航总股本的2.7%。作为双方合作的一个具体动作,2017年9月,美航在北京首都机场的运营基地从3号航站楼搬到南航所在的2号航站楼。

    深度融合的崭新未来

    过去5年间,中国航空公司飞出去的行动还进入了更高阶段。它们通过新设或参股海外航空公司,为区域航空市场发展壮大贡献了力量。

    在资本市场上,中国一直积极开展海外民航领域投资与市场开拓工作。以海航为例,其通过股权投资和管理输出等方式参与国际民航市场开拓,不断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海外并购,优化产业资源配置,提高全产业链服务能力。2012年,海航成为法国蓝鹰航空的第二大股东,并在非洲发起成立了加纳AWA航空,新近还出资收购了巴西蓝色航空、澳大利亚维珍澳航的部分股权,并在航空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了一系列布局。

    中国航空运营者的目光不只是关注着发达国家市场,也注意到了潜力巨大的新兴国家的航空需求,并已开始了相关布局。由西藏航空出资组建的喜马拉雅航空以尼泊尔为基地,已开通多条国际航线,成为当地数一数二的基地航空公司。巴戎航空于2014年底在柬埔寨金边起飞,作为中国国产民机海外运营的示范平台,其成立的头3年里累计安全运营3490个小时,执飞航班3685班次,服务旅客10万余人次。同样在柬埔寨运营的有中资背景航空公司还包括景成国际航空和澜湄航空,这两家公司的共同之处是都已经开通了中柬两国之间的航线,为双边经贸交流、人员往来提供了运力支持。

    站在中国民航全力构建对外新格局的新起点上,中国航空运输企业有了新定位和新角色——连接世界各地、连接千家万户、连接经贸、连接文化,为实现全球航空连通、构建更紧密的国际合作关系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力量。

附件